跳到内容

Author: Jing Zhou

机器的崛起:人工智能对知识产权的影响

人工智能作为一项新兴技术,终于在当今世界中产生影响。随着该项技术的进步和广泛应用,日常的脑力劳动将变得越来越自动化。据预测,人类目前所从事大约50%的工作,将来会被自动化程序所取代1。在本文中,我们将考察人工智能在当今及将来对知识产权领域的影响。

解密人类基因组:下一代测序 –(二)

第一部分中,我们回顾了具有代表性的短序列片段下一代测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(NGS)技术。 该技术通常分析100到600个碱基对(bp)。 短序列片段下一代测序提供了高通量,高速度和低成本的测序方法来有效地绘制人类全基因组序列whole genome sequence(WGS)。 2010年, “1000基因组计划”启动,用于建立人类遗传变异数据库。 在短短的五年内,来自26个不同种群的2500多个人类基因组被重建。

逆转潮流:对于联邦巡回法院中专利适格性的探讨

从2016年至2017年,由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近期的的裁定看来,使用含有两步骤的Mayo / Alice的判定标准的灵活性越来越大。这一判定标准是美国专利适格性35 U.S.C. §101的主要依据。事实上,在Alice一案裁定之后,2014年,只有一例联邦巡回法院处理的与101相关的案件被裁定有满足专利适格性的权利要求。虽然2015年并没有裁定有满足101适格性的案例,但在2016年就有5例案例被裁定满足101 专利适格性。在2017年不到五个月间,现在联邦巡回法院已经有两项有关101的案件获得满足专利适格性的裁定(见图1和表1)。

专利权利用尽和制药业

5月30日,最高法院在Impression Products, Inc. v. Lexmark International, Inc一案中裁定,无论合同规定如何,也无论销售是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,所有专利权都将自动用尽。虽然本案的争议涉及制造业,但该裁定对生物技术和制药业有很大的影响,也可能使在海外合法销售的药物更容易回到美国市场。

显而易见性和专利和商标局对此解释的职责, II: 声子引起的麻烦

在令人难忘的“星际迷航”剧集中,柯克船长和船员遇到“tribbles”的麻烦。Tribbles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小动物,起初似乎是理想的宠物,直到它们暴露出疯狂吞噬谷物和繁殖的倾向。

在Rovalma S.A. v. Böhler-Edelstahl GmbH&Co. KG一案中(裁定于2017年5月11日),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(PTAB)最近遇到了“声子”的麻烦。PTAB极力给予充分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Rovalma的与声子相关的过程会是显而易见的。联邦巡回法院的结论是,缺乏合理的解释,并将该案驳回重审。该裁定与我们在前章中的讨论一致,联邦巡回法院坚持要求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结论性的断言。

解密人类基因组:下一代测序 –(一)

2001年,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支持下,成功实现了对人类基因组的完整测序。这项测序耗时15年,耗资近30亿美元。此后,开发了高通量测序技术,也称为下一代测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(NGS),以减少人类基因组测序的时间和成本。 2005年,第一个NGS测序仪由454 Life Sciences公司推送到市场。该测序仪将人类基因组测序的成本降低了50,000倍。

Kite与Sloan Kettering癌症研究所的双方复审程序案例

2016年12月,美国专利局的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(PTAB)发布了有关Kite与Sloan Kettering专利的双方复审程序Inter Partes Review(IPR)的最终书面裁决(IPR2015-01719)。这一决定使得这场有关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s(CAR)T-cells 的专利争议暂告一段落。这个双方复审程序是由Kite Pharma Inc. (以下简称Kite) 发起,挑战由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(以下简称MSKCC)持有的关于癌症免疫治疗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的专利(US 7,446,190,以下简称190专利)。双方复审程序的请求于2015年8月提交,由美国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于2016年2月批准。经过审查,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确定,Kite没有优势证据显示190专利中所有的权利要求不具有可专利性。